青吉好 王嘉
  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
  實習生 霍雅曼
  攝影記者 王勤
  核心提示
  一聲巨響
  “房子猛烈晃動,我第一反應是地震了,快跑!”前晚10點左右,夏培華和兒子正準備回房睡覺,一輛滿載水泥的罐車壓著一輛嚴重變形的轎車,一頭衝進了他們的卧室。
  兩人被困
  55歲的牟啟才和52歲的孫宗文被卡在小車內,無法動彈。孫宗文甚至數度昏迷,救護人員為其輸液、輸血,甚至考慮過為其截肢,再送入醫院治療。
  通宵搶救
  孫宗文的兒子一直在旁邊,9個小時內不停地呼喚父親,讓他保持清醒。消防人員和救護人員更是通宵救援,目前孫宗文尚未脫離生命危險。
  “老爸,挺住,你不能睡著,家裡還有好多信鴿等著你。”夜幕下,孫建蹲在已被撞得面目全非的一輛長安奔奔車前,一次次呼喚被卡在車內的父親。從前晚11點到昨日上午8點,他整晚沒睡,每當父親意識不清甚至一度休克時,他就上前呼喊,儘量讓父親保持清醒。
  前晚10時許,溫江區生態大道與星藝大道交叉路口處,一輛滿載的水泥罐車撞上一輛長安奔奔轎車,並一路推著轎車,撞進路邊的一間民房,幸好民房中無人。事故造成轎車內的兩人深受重傷,被卡車內無法動彈。
  昨日凌晨2時,司機被救出,而孫建的父親孫宗文,經過消防人員通宵救援,最終於昨日上午8點被救出。
  正準備睡覺
  罐車壓著小車衝進卧室
  前晚10點左右,溫江區踏水鎮金星紡織廠,老闆夏培華和兒子夏偉以及兩名朋友一起,正在廠區辦公室內喝酒。10點10分,夏培華和兒子準備去隔壁的房間睡覺,兩人剛一起身,伴隨著一聲巨響,房屋劇烈晃動起來。
  “當時只感到房子在猛烈晃動,比地震時來得還凶,我第一反應是地震了,趕緊往外面跑。”夏培華說,他們迅速衝到了院子里,竟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:一輛龐大的水泥罐車,壓著一輛嚴重變形的小轎車,衝進了旁邊的一棟樓房。一樓的牆壁被撞出了大窟窿,整個小轎車和水泥罐車的車頭撞進了屋中。小樓被撞得搖搖欲墜,磚頭和樓板散落四處,甚至臨近的樓房也起了裂痕。
  這棟兩層樓房,是金星紡織廠的員工宿舍。慶幸的是,當時工人正在廠房內,尚未回宿舍休息。而被撞塌的房間,原本是夏培華的卧室,兒子夏偉則睡在這間房的樓上,“如果早兩分鐘去睡覺,被壓在下麵的就是我們兩個了。”
  撞擊發生後,夏培華看到,一名男子從水泥罐車的駕駛室里跳下來,“他指著車輪喊,下麵還有一輛車,還有人被壓在下麵。”
  “父親至少休克了10次”
  兒子通宵呼喚打氣
  很快,當地安監、公安、消防、120急救人員等趕赴現場,進行救援。黃色小轎車內共有兩人,駕車的是55歲的牟啟才,乘車的是52歲的孫宗文。兩人都被卡在車內,無法動彈。
  前晚11點左右,孫宗文的兒子孫建趕到現場。“當時只看到車被埋在磚頭下,根本看不到人,後來消防把磚頭刨開了,我才看到父親。”孫建回憶說,當時父親的雙腿卡在車內,情況非常不好。“他一會兒清醒,一會兒休克過去。”為了讓父親堅持住,他一直蹲在旁邊,不停地呼喚鼓勵,不讓他睡著。
  “我一直大聲朝他喊,老爸,你要挺住。”孫建說,救援過程一直持續到昨日上午,在這9個小時內,父親至少休克了10次。“他一旦出現意識不清的徵兆,我就使勁拍他的手臂,掐他的手,讓他清醒過來,保持求生的意志。”
  孫建說,父親喜愛信鴿,前晚搭乘牟啟才的車前往溫江區和盛鎮,準備參加第二天的信鴿比賽。為了讓父親集中註意力,孫建聊起父親感興趣的話題。“我問他,今天出來收了好多鴿子?還告訴他,不能睡著了,家裡還有好多鴿子等著你來喂。”孫宗文有時會有所回應,“他會和我說話,但大多是呻吟,我就安慰他,快了,馬上就出來了。”
  早上8點左右,孫宗文被成功救出,孫建也長舒了一口氣。
  小車司機:左轉彎時
  罐車突然沖了上來
  溫江區交警大隊初步出具的一份事故材料顯示,前晚10點10分,楊志剛駕駛重型貨車拖掛水泥罐車,罐車內滿載乾粉水泥,沿溫江區成青快速通道壽安鎮方向向溫江城區方向行駛,行駛至生態大道與星藝大道交叉路口處時,與相對方向左轉彎的小型轎車發生碰撞,而後將小型轎車撞至路口右側的金星紡織廠房屋內。
  昨日下午,成都商報記者見到了小車的駕駛員牟啟才。牟啟才說,當晚他開到生態大道與星藝大道路口時,小車正常左轉,“我轉過去的時候,看到水泥罐車還離我很遠,怎麼一下就過來了。”
  牟啟才說,在被撞後,他失去了意識,直到凌晨被消防人員救出。
  路口的房間
  四年已被撞三次
  金星紡織廠老闆夏培華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路過的車輛沖入他的房間,這並不是第一次。“去年被撞了一次,2011年的時候也被撞過一次。”
  夏培華說,去年,一輛轉彎的轎車,直接撞在了房屋面向道路的窗口位置;2011年,一輛皮卡車車主邊打電話邊開車,結果車子也撞在了他的牆上。幸好,這兩次撞擊都不嚴重。
  由於位於十字路口,夏培華的房子屢屢被撞。昨日,夏培華的兒子夏偉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現在自己都已經在考慮,這棟臨路口的房子,是否還能繼續做工人宿舍。“如果工人在裡面睡覺,車撞進來的話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  溫江區交警大隊一名姓陳的工作人員說,事發地點位於兩條路交叉路口,地形又較為開闊,如果車速過快,司機為了避讓,有可能會猛打方向盤,造成車輛失控,撞到位於路口的房屋。
  一場驚心動魄的通宵救援
  消防
  房子隨時可能倒塌
  找來木料支撐樓頂
  前晚10點30分,溫江消防人員到達事發現場,立即展開救援。被撞的民房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,救援空間狹小,人員受傷較重,也增加了救援難度。如果用拖車直接拉走罐車,必然造成房屋倒塌,帶來二次傷害,顯然行不通。
  在對現場進行認真偵察後,救援人員決定採用由上至下的營救方案。先用手刨開小車車頂的磚頭瓦塊,穩定被困人員的情緒,然後用液壓擴張鉗和無齒鋸等救援工具實施破拆。方案確定後,救援人員準備分兩步實施救援:先救小車司機,再救後排搭乘人員。
  “你千萬不能睡覺哈,堅持住,我們很快就能救你出來。”見被困人員一度昏迷,救援人員在小心翼翼救援的同時,不停地對其喊話。為了避免在救援過程中發生坍塌事故,救援人員找來木料支撐著樓頂,同時給被困人員戴上消防頭盔做好安全防護措施。成都消防支隊相關領導也趕赴現場與溫江區政府、安監等領導坐鎮指揮,隨即調來溫江航天路政府專職隊、特勤三中隊、特勤二中隊增援。昨日凌晨2點45分,被困司機牟啟才被救出,並被立即送上急救車。
  救援難度最大的是被卡在小車後排的孫宗文。救援人員經現場討論,最終決定從房間內部上方進行破拆,爭取擴出更大救援空間。溫江消防大隊兩個中隊分別對罐車進行頂撐和對小車實施擴張破拆。從汽修廠借來液壓千斤頂後,救援人員在地上鋪上木板,一點點往上頂撐,隨後用液壓擴張鉗對小車進行破拆。
  上午8點左右,孫宗文被成功救出。
  醫院
  數次輸液、輸血
  曾考慮先截肢
  兩名傷者均被送入溫江區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。昨日下午,該院重症監護室一名醫生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目前,孫宗文傷勢較為嚴重,“由於被困在車內長達10小時,造成他的雙下肢擠壓,肺部挫裂傷,血氣胸,腎功能不全,目前尚未脫離生命危險。”
  牟啟才傷勢相對較輕,“他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,頭皮撕脫,可疑腦組織挫傷,現在已基本脫離生命危險,正在觀察治療。”
  溫江區人民醫院急診科蘇主任說,當時,孫宗文曾數度休克,傷情十分嚴重。但由於小車被壓在水泥罐車下麵,根本看不到傷者,救護無從下手。在消防人員將磚頭刨開並將水泥罐車頂起來後,救護人員立即上前,為卡在車內的孫宗文輸液,維持生命體徵。
  但由於傷情嚴重,孫宗文仍數度昏迷,“他的兒子一直在旁邊呼喚他,鼓勵他,我們的醫護人員也一直在和傷者說話,讓他堅強,挺住,不要睡覺。”蘇主任說,考慮到傷情嚴重,救護人員還曾為其輸血。
  凌晨時分,孫宗文的雙腿被卡在車內,救援也陷入了困境。當時,救護人員曾考慮過為孫宗文截肢,截肢後再送入醫院治療。“後面我們經過論證,覺得車禍現場缺乏截肢環境,擔心傷口感染等問題,最後放棄了這一方案。”
  在蘇主任看來,孫建的呼喚和鼓勵,對危急病人維持生命非常重要。“在這種情況下,病人需要有支撐下去的勇氣和毅力,來自家人的呼喚和鼓勵,能夠讓病人心理上得到安慰,在危急情況下,鼓起勇氣支撐下去。”   (原標題:“老爸挺住!家裡信鴿在等你”)
創作者介紹

進口窗簾

dl14dlds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